Trauer_Marken

这里哀痕!

/异色独普/1989 【上】

亲爱的 下次麻烦自己打。

森林木岚:


*私设异普尼克拉斯,异独爱因斯
*注意避雷

*尼可拉斯
墙周围的地雷已经去掉了,坑坑洼洼的的雪地上满是泥污。
尼可拉斯将手中的铁铲搭在墙上,用手取下了脖子上的围巾。冷风灌进领口,使脸上燥热的温度慢慢降了下来。
左手执着粗糙的墙壁,尼可拉斯直勾勾的盯着它,仿佛能看穿这堵墙看到另一头去。
今天是11月6日,离开放还有三天。

抿了抿被风冻的发紫的嘴唇,他系上毛绒绒的布料,轻松地拎着铲子转身走了。厚重的衣服和脖子上的重量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但他没有放慢脚步。与守门人点点头表示问候。尼可拉斯有点迫不及待地解开围巾踱到窗前。
雪地上亮亮的,尽管天空仍是布满灰蒙蒙的云。墙那头的雪地也有人挖着,铁锹反射着光。
出太阳了。
房间里只有尼可拉斯急促又兴奋的呼吸声,他在颇小的房间里迈开步子,靴子在地毯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熟练地拉开床头柜,里头放着一串钥匙和一个银闪闪的怀表。他把怀表握在手中,冰冷的触感和硬邦邦的铁硌着他的手心。
没有按开它,尼可拉斯把表锁进抽屉。

4年前尼可拉斯就该在墙的那一头了。
那天早上墙的这边闹哄哄的,带着德/国口音的俄语和标准俄语的混杂声冲地他太阳穴疼。
意识到了什么,尼可拉斯翻身下床,以最快的速度套上外衣冲出门去。
太阳晃着他的眼睛,人群一直朝着墙拥去,当地的士兵们也只是推搡着他们,尼可拉斯发现他们没有带枪。他绕过人群,来到一侧布满铁丝网的墙前。
要跨过它,到墙的另一边去吗?
他伸手用力地抓住了眼前的铁丝网。血从指缝中渗出来。
耳边的喧嚣声突然被拉的很远,眼前出现了那个仅比自己高一点点的人。爱因斯会想我回去吗?
这个疑问让尼可拉斯无法回答。
他想起爱因斯身旁的那位意大利人,他也许不希望我回去。

疼痛使尼可拉斯收回了手。

布料的窸窣,雪地上的脚步声,悠长的口哨,压低的话语。他们跨过了那堵墙。
尼可拉斯没有再出门。
开始下雪了。

难得的好天气,尼可拉斯起的比以往要早。过长的头发扎得他脖子痒痒的。他下床去叠被子。
捧了一大把冷水泼在脸上,尼可拉斯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用蘸满水的手把头发向后梳,露出额头。
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庞。
他用毛巾擦干头发上的水珠,穿好外套下楼。工作渐渐少了,院子里的向日葵全部都已凋谢,只剩花盘。握着铁铲,走到更远的,这栋楼的另一侧。那里有埋得更深的危险。
想要靠近墙的孩子被抓了回来,铲子插进雪地里,翻出泥土。这几天天气都很好。
他扶着铲子喘气,白雾只是一瞬便消失了。

与站岗的士兵挥手告别,尼可拉斯回到卧室。

Tbc

---------------------|・ω・`)--------------------------
提前发上|・ω・`)
几个月前的短短几段,最近太忙。
之后会补上的【正色】


拆墙日,不被迫开放日快乐!


肥啾视角

近日以来,吾心甚忧。何邪?为吾主之事也。吾主者,

昔日之霸主之国也。与其弟归于好后,亦已解甲归田,

勤俭持家。其弟者,少有之面色冷淡而内心丰富之人

也,若闻其意,非智之士不可闻也。

昨日,吾主欣喜之余,连咥数碗冰糕。窗外飘雪,其弟

归时色有不悦。偏吾主不知其好歹,谓其曰:“西可愿

与本大爷共咥?此真乃人间绝味也!”话音未落便似有

异物入口,吾主双手卡喉,状如垂死挣扎曰:“西,速

救本大爷!”猛咳数十有余,终吐出一枚小巧环状物。

喘息许久,“西?”复抬头,未有其弟之影也。

吾亲眼所见,吾主艰难自救时,其弟面色怫然,然吾主

得以救时,其别脸似心有不忍,平静数息便转身离去。

所谓何事?吾不知耶。⊙▽⊙

(心疼小土豆的惊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丧心病狂

*总之提前祝自己生日快乐啦

@寡人永疾 太太的生贺!!

迟到的祝福emmm

生日当天才知道太太的生日我不是个好谜妹qaq

不知道太太的人设就照着自己的想法画了一个

呜啊感觉这是我画得最好的一次了!

生日快乐!!!!!!

认认真真地更了一篇

[耀诞]

*生日快乐呐,耀。

        "请在[哔--------]一声后留言。"

[露]
   
        "小耀~小耀~

        "今天是小耀的生日呐,万尼亚好高

兴。

        "小耀怎么不在家呢......

        "万尼亚还想当面祝小耀生日快乐呢。
    
        "那,万尼亚把向日葵放在小耀家门口

了喔,万尼亚走啦。"

[英]
        "Hello?

        "这里是亚瑟。

        "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法当面给中/国

君送祝福,所以就在电话里留言了。

        "王耀,生日快乐!

        "顺便一说,上次的茶非常好喝,多谢

款待。"

[法]

        [请先想象一下尼桑风骚地叼着朵玫瑰

以一种帅气的姿势摁着门铃]

        [然后以更加风骚帅气的姿势倚在墙上]

        [在抛了十几分钟的媚眼后]

        "喂......

        "王耀你怎么不在家啊......

        "哥哥我可是不远万里跑来亲自给送上

生日祝福的!真是太令哥哥我伤心了!"

T..^..T

[米]

        "世界的hero来给你送祝福啦!!!

        "生!日!快!乐!王!耀!

        "本hero带了一个超•级•大•汉•堡来给

你庆祝生日!

        "啊咧?王耀你不在家啊......

        "好失望。

        "诶呀这是蠢熊的花把hero我不小心踩

了一脚欸真可惜。"

    [哦呵呵呵呵呵呵要不要给你稍微放点血呢...... ^ L ^# ]

[普]

        "west在忙那就由本大爷来转达他的祝福!

        "本大爷和本大爷的west祝王耀你生日快乐!!

kesesesese!!!

        "上次你卖给本大爷的滚滚玩偶根本没有带来幸福!

你个......算了今天生日本大爷不跟你计较!

        "香/港?什么事?

        "可以带来幸福的熊猫?$ _ $买买买!!!"

    [哥哥,我是说请您当面对王耀先生传达我的祝福(这

是中/国的习惯),您这样太草率了。]

    [本大爷去了啊!但王耀他不在家嘛!]

    [你带回来了什么......]

    [熊猫啊!香/港卖给我的,可以带来幸福的!本大爷今晚

一定能见到亲父!!!]

    [......]

    [香港这个骗子!!!王家人都是奸商!!!!本大

爷再也不要相信他们了!!!]









[尾声]

        其实。
       
        王耀只是在家里睡着了而已。







[来个小番外]

        "小菊,晚上一起出来吧阿鲁。"

        "耀君?您的邀请真是让在下不甚感激

这么晚了是否有什么需要在下的......"

        "只是邀请你中秋赏月啦阿鲁!小菊你现

在有没有时间?"

        "有......有的!耀君您等一下在下这就

来!"

        "今晚的月色好美......"

    [这句话好像是菊家语 "我爱你"的意思?]

       

*睡了一觉再起来更文简直不要太爽

*感觉最近文风欢脱了好多

*写的乱七八糟的

*ooc严重还请不要嫌弃!!!!

        

【金钱】无证驾驶是会被抓去小黑屋写作业的!


*abo设定 点梗@尘七七

*微量黑三

*ooc预警【迷之文风 我到底在写些什么

*分视角

- [ ] (一)阿尔弗雷德

那次是在宴会上吧,对,北极熊消失的那个晚上。

当时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劲,要知道他和那家伙都非常能喝,如果连他们都醉了大概世界末日也快来了吧。

但是王耀确实醉了。

嗯……这让本hero有点害怕。

- [ ] (二)王耀

我知道那家伙打电话来想干什么,不错他的目的达到了,他成功的破坏了我难得愉悦的心情。

一杯一杯的酒像白水那样灌下。

活得久了总会点上一些技能,比如说千杯不倒什么的。

当然我也没有那么夸张,能喝是真的,但总有喝醉的时候。

- [ ] (三)阿尔弗雷德

本hero当然确定他醉了啊!

你见过哪个Omega会在清醒的时候不要钱的乱释放信息素?更何况王耀他还是hero我见过的最不像O的Omega。平时禁欲得像个B,连发情期都是靠着抑制剂度过。

等等……

王耀他……该不会是,被酒精刺激得提前发情了吧?

看看那几个蠢蠢欲动的Alpha!

本 hero决定吃着汉八嘎看戏。【不明真相的吃瓜hero.jpg】

- [ ] (四)阿尔弗雷德

啊,真是令人讨厌。他手上那瓶玩意儿让我想起了北极熊的信息素,伏特加都不是好东西!

果然“发情的Omega凶残程度堪比母老虎”这话一点都不假,毫无防备的hero我差点被他反手一口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中华锅拍死,“死二肥……快还钱阿鲁……”

hero我还以为他要酒精中毒了呢,看看他脚边堆了一地的酒瓶子!

好吧,像hero这种才诞生几百年的年轻国家没法理解老人的世界。

意外地有一丝脆弱的感觉。

但看他喝得好像很开心,又有一丝丝难过。

- [ ] (五)王耀

不耐烦地打开了几个Alpha,感觉到身后还有A的气息反手就是一锅。

没想到听到了那个英雄主义的汉八嘎笨蛋大惊小怪的声音,下意识喊了一句死二肥快还钱。不得不说,催债催到这个份上我也是没谁了。

也不是很醉。

意识清醒,但身体却不受大脑支配。

我可以听见他跟周围人轻声的交谈,然后是渐渐逼近的脚步。

大概是酒精麻痹了大脑吧,在他打横抱起我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反抗。

当然他在抱我之前干脆利落地扯下领带绑住了我的双手,这让我有点不爽。

我有点好奇他想对我做什么。

毕竟区区绑住双手是无法阻止我的行动的。

- [ ] (六)阿尔弗雷德

呵呵,hero我还是太天真了。



tbc

全手打让我缓缓等会把剩下的发上来

写的好迷 不要打我x





可爱www

DDD:

是天使

Monika GER48:

黑塔利亚294话

仿佛看到理工科男生的日常……阿普的笑容真可爱!帅气的你加上帅气的军装,去吧!

柏林墙 柏林墙~


相信我 其实我是个勤奋的文手
之前好像淡圈了的样子是因为临近考试手机被收了
/笔芯芯
爱你们qwq
ps.我老婆又拖搞了快去鞭策她 @森林木岚

#墙倒之后#
#独普#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哥哥……”
  果然睁开眼时一切都化为乌有。

  一月的德/国还未褪去寒冬的外衣,站在窗前仿佛能听到远方冷冽的音讯。今年的冬天意外的冷,竟连窗檐上也结了一层细细的霜。呼吸中流露出的温暖的气息悄悄的在玻璃上留下了蒙蒙的雾气,一如某人湿润的双眸。虽然很少能够看见,那样脆弱的情绪出现在那样强大的那人身上。
   路德维希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清冷的阳台。客厅内是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弗朗西斯说这是那人回来的第一个生日,要好好庆祝才行。安东尼那个家伙也在凑热闹,那个番茄混蛋怎么不去陪他家的小番茄了?费里倒是一如既往的软弱,让他哥哥欺负也没有怨言。不,大概还没意识到他哥哥在欺负他吧,以他的智商。
  说到哥哥,不巧他也有一只——就是那个明明不会喝酒却嗜酒如命的家伙,已经醉了还死死蹭在伊丽莎白身边,大喊着本大爷没醉再给本大爷来一瓶今天的本大爷也像小鸟一样帅的白毛混蛋。擅自跟那头东方巨熊做交易换回了自家弟弟,被人家囚禁了三十多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却一点没正眼瞧过自己捧在心尖上的弟弟,任凭他可爱的弟弟翘首以盼,却只是看到自家哥哥死命犯蠢……看,现在都开始剥衣服了!
  黑着脸把自家哥哥从弗朗西斯那没安好心的爪子下抢过,端起他面前的啤酒杯一饮而尽,连灌三大杯,无视那群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嚎什么的混蛋们,他抹了抹嘴黑着脸扯着自家的混蛋哥哥冲进卧室,把客厅留给那些精力旺盛的讨厌的国/家。
  他的哥哥为什么要对那些混蛋那么好!
  路德维希绝不会承认他是嫉妒了。
 
  果然醉的狠,一进房门基尔伯特就坐到地板上了,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最终还是没能成功。路德维希没管他,走到浴室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出来一看基尔伯特还坐在那里,脸上的红晕似乎又深了几分,满脸恬不知耻地傻笑。
  “呵……哈哈……
  “本大爷,还是像小鸟一样帅……”
  醉的话都说不清楚了。路德维希摇摇头,忍不住凑近听着自家哥哥的酒后真言,耳朵快要贴到那柔软的嘴唇上,呼出的酒气几乎立刻染红了那白玉似的耳垂。路德维希作势咳了几下,弯腰抱起一个人自顾自的嘀嘀咕咕个没完的哥哥,塞进浴室里早已放好温水的浴缸里,当然,先脱了外衣,只剩内/裤和因为他挣扎地厉害而只脱了一半的白衬衫。
  哥哥只是一时还没有习惯回到了家而已。路德维希默默的安慰自己,虽然他也不太相信。
  哥哥,你还……你还爱我吗?

  当基尔伯特粗鲁地大喊“west”时,路德维希第一反应居然是松了一口气。哥哥回来时总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例如说,再也没有叫过他“west”,只是礼貌疏远的“路德维希”。
  “west!!!你要对你的兄长大人做什么?!”
  路德维希快步走进浴室,大约是热气把酒劲逼散了些,基尔伯特第一反应是大吼west而不是继续傻笑。
  抱起他的时候果然弄湿了刚换的睡衣,路德维希轻轻地把自家哥哥放在地上,冰凉的地砖冻地他一阵寒颤,在他不满开口前,路德维希已经利落地扒掉了他身上少的可怜的衣服。
  “west你干嘛!!!”
  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路德维希耐心地扯下挂在架子上的浴袍把身下瘦弱的人裹了个满怀,“给你换衣服,外面很冷你这样会感冒的。”
  这让他联想到了同样傲娇的猫咪,虽然自家兄长其实是一只孤傲的鹰,但在他眼中哥哥其实跟那只名叫“肥啾”的愚蠢毛球没什么区别,真不知道这样蠢萌的生物到底是怎么得到自家哥哥的喜爱的。
  把那只蠢鸟抱到床上安顿好,不出意外地发现又轻了,半是心疼半是生气,果然就不能指望他能照顾好自己,路德维希愤愤地走到另一边躺下。但还是忍不住翻身抱住了软绵绵的热乎乎的哥哥,基尔伯特同样伸出温暖的手勾住自家高大帅气的弟弟,一条腿很不老实地搭在他腰上,梦中的笑脸傻的像一只偷了腥的猫。看着那张安静的睡颜,路德维希的心情也渐渐明媚了起来,用力把自家哥哥箍进自己怀里。这样的满足他已多年不曾感受过。
  这种感觉,是不是就叫做——
  幸福?

  “欢迎回来,哥哥。”

Fin

Text_哀痕之子
2017/6/4
 
 

 
 
 
 

 

愚人节。。。都过了好久了😂

#愚人节梗#
#独普#

拒绝愚人节秀恩爱,从我做起。
愚人节秀恩爱什么的简直太讨厌了!!!
还给不给单身汪一点生存的空间了!
/对方拒绝了您的恩爱光波并打翻了您的狗粮

——来自一名长期处在恋爱酸臭味中的可怜汪。

“哥,起床吧,早餐做好了。”
从软绵绵的被子里挣扎地露出脑袋,没有睁开眼睛,双手还在徒劳的挥动着:“再给本大爷一点时间,就五分钟,我再睡一会儿……”
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愣住了。

“……哥?”
站在门口的人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床上的人也很惊讶,看着自己白白嫩嫩的双手,微微伸展开来,感受到神经末梢处传来的真实的感觉。猛地一把掀开了被子——
“啊!”
路德维希转身捂住眼睛……他看到了什么?!
白花花的一片……
“咳,哥,你先把衣服穿好……”
尴尬地转回来,路德维希的脸上还带着几丝红晕,“先出来吃早餐吧,我出去给你买衣服……”
背影可以说得上是落荒而逃。
基尔伯特下意识揉了揉胸前的【咳】,很是认真且投入,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本大爷怎么变成女孩子了???!!!”

冲到弗朗希斯家打劫了那些羞耻(划掉)的女装,顺便揍了那个奸笑的家伙一顿,回到家中,路德维希已经冷静许多,脸上仍挂着一点可疑的红晕。
基尔伯特已经吃完早餐,正坐在沙发上懒散的看电视。两条纤纤玉腿大大咧咧的露在外面,深紫色的衬衫更显得他,不,她,肤白似雪。
“哥……你怎么穿我的衣服?”
路德维希把手上的衣服放在沙发上,抬头时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几分。
基尔伯特无所谓的往嘴里塞了块蜂糖酪饼,含糊不清的回答道:“唔,你的衣服比较长。”直接当成裙子穿就好了。
路德维希别过脸,“那你好歹也把扣子扣好啊……”一低头就是一片诱人的好风光啊好风光。
“哦,你说这个啊,”基尔伯特低头看了一眼,更加无所谓地道,“扣上就看不到了啊,我还没看够呢。”说着,又特自然的揉了揉。

陆德维希扶额:“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来,但你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行不行!”家里还有一个人呢!
把那堆衣服往前推了推,“我刚出去拿的。哥,你去试试?”
基尔伯特拿起一件看了看,点点头就开始解扣子。被路德维希红着脸阻止后,颇有些不情愿地往房间里走。顿了顿,又拿起一件回头问依然红着脸的路德,“这个怎么穿?”赫然是一件Bra.
路德维希捂住眼睛,受不了自家哥哥的这副蠢样。过了一会儿才极不情愿地往房间里走,“算了哥哥,我来帮你弄。”

“West,你是不是变态?”
看着镜中的自己,基尔伯特回头无比认真地问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
他只是在弗朗家准备走的时候,突然想起如果哥哥不会穿就麻烦了,让弗朗教的。(当然,最后仍是一顿胖揍结束。)居然被说成是变态!哥哥,我可是为你学的啊T^T

不过,真的很漂亮呢!
银色的长发被盘成了一个高高的发髻,几缕细发调皮地垂落圆润的肩头。暗紫色的长裙与嫩白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勾勒出精致美好的身材。下摆长长的垂落在地上,微微掀起的裙角中露出了一双紫水晶般晶莹剔透的高跟鞋,旋转着变换的光辉——一如她高贵冰凉的瞳。
“哥哥,你真漂亮。”
路德维希在凑在她耳边低语,温热的呼吸喷在她脖子上,激起好看的粉红。基尔伯特的脸颊也染上淡淡的红晕,她静静地凝视着镜中的自己,美艳的自己旁边俊朗的他。

“West……”
“哥……”
“我们等会儿吃什么?”
“……”

夜晚,基尔伯特吃饱喝足后在沙发上躺尸。
电视里放着诱人的烤土豆制作过程,看样子基尔伯特是真吃饱了,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连路德维希过来推他都没反应。
路德维希走过去关了电视,基尔伯特不满的出声:“干嘛关电视?”声音中有丝连自己都没察觉的撒娇的意味。路德维希亲吻她的额头,温柔宠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很晚了,你还不去洗澡吗?要睡觉了。”
基尔伯特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推开那张在她眼前放大的俊颜,催促道,“你快去洗!洗完本大爷再洗。”

没等一会儿,基尔伯特就不耐烦了,大声地问路德维希洗完了没有,宣布他要洗澡了。
水声消失,穿衣声“稀稀疏疏”,路德维希围了一块浴巾从浴室走出来,发梢上的水滴落下,沿着精致的锁骨和用大理石雕刻般完美的胸膛滑过,落入那个被浴巾挡住的地方///。浴巾之下是两条精壮的腿。
才发现自家弟弟原来这么帅……
咳,而且很高,很强壮。
嗯,有可能是因为变成女生变矮变弱的原因。

“哥?”
见基尔伯特盯着他发呆,路德维希张开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我洗完了,你可以去洗澡了。我把浴袍留在里面,记得穿。”
“知道了,啰嗦。”
基尔伯特冲进浴室。

左等右等不见她出来,在门口叫她也没反应,路德维希有些担心,抓起钥匙就准备冲进浴室,但是门把一压就开了——基尔伯特没锁门。
烟雾飘渺的浴缸里躺着一位安静的睡美人,银白色的长发随波舞动,美丽得像一场不真实的梦。
原来是睡着了。
路德维希松了一口气。
上前试了试水温,他的眉微微皱了皱。
水都凉了,再呆下去会感冒的。
把自家的蠢哥哥从水里捞起来,(难免会碰到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地方///)路德维希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把她裹好塞进被子里,长舒一口气。

挂着脸上的红晕,在厨房里准备好明天早餐要用的材料后,路德躺回床上,满足地抱住裹着软绵绵被子的哥哥。
晚安啊,哥哥,做个好梦吧!

Ich libe dich!

愚人节快乐!


番外小剧场:普爷vs少女音

时间回到今天下午。
对于变成女孩子这件事,基尔伯特过了一上午已经习惯了。
没什么的啊,嗯。不过是变成了女孩子而已。

所以下午他突发奇想地想要唱歌。

本来对于基尔伯特的歌声小贝什米特一向是能避就避的,但是下午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他居然没有拒绝。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少女音是怎么样的呢?
整个一下午路德维希的表情都是大写的生无可恋。(生无可恋.jpg

TBC

Text_哀痕之子
2017/4/1

伊双子生贺w来一发玻璃糖

文的话我cp发过了我复制链接好了嗯
http://1586126264.lofter.com/post/1ea199de_eb73f8b
我媳妇儿超棒的w
这是她的
http://1586126264.lofter.com/post/1ea199de_eb7421f